西安戶外活動聯盟

双色球红球分区走势图:一座直面拆遷的老院子,密道里竟隱藏了天大的秘密

 二維碼 11
文章附圖

2019116绝杀红球 www.nuofpl.com.cn 777.png



1.jpg

李家大院三四進院門


西安東木頭市是一個有故事的地方,從上世紀初,這條路上商賈大戶、名人會館林立,大院比比,清代最后一任道臺的府第、基督教浸禮會教堂、關中祠堂(左公祠)、湖南會館、西京籌備委員會、六國飯店、國民黨西安市黨部等都在這條街上,直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這條街兩側明清風格的建筑比鄰,比較集中的保留了建筑原貌,讓人們對建筑這個凝固的歷史有了更為直觀的認識。


兔皮大王誠信經營生意發達購置督軍大院

原太平巷1號,現東木頭市88號,從東木頭市街上坐南朝北的大門進去一直向南,兩跨四進院落直抵碑林,這就是李家大院。李氏一族,陜西臨潼縣人,其曾祖父清末從老家來省城創業,因在老家有熟皮手藝,初來乍到落戶柏樹林地區經營皮貨,因為人誠實,手藝精到,價格實在,生意漸有起色,逐漸成為西安市皮貨大戶,因此被人們譽為“兔皮大王”。


2.jpg

李家大院西跨院四進祖屋


3.jpg

訪談現場,長安君與李鴻均(左)先生


李家人丁興旺,來到西安先后育有6男2女八個孩子,生意發達后,李鴻均的曾祖父買下了這個相傳的督軍大院,把這兩跨進深100米的四進八個院落分配到8個子女手中,大家分戶不分家,數十口人每天從兩個大門出入,其景何其壯觀。


李鴻均祖父行四,分得西跨院第三進。他告訴筆者,這座院落原為太平巷1號,后來改為東木頭市98號,其門頭不寬和普通院門無異,但當時可以從門房直抵后花園,解放后前院房產充公辦起旅社,和后院徹底隔離,從此只能從88號曲折迂回出行。此時,門房已完成評估,裹在門頭二三十年的招牌被拆掉后,其精美的磚雕依然令人贊嘆。


今年69歲的李鴻均從小出生在這個院落,童年、少年到青年一直見證了大院曾經的時光,即便工作分配渭南四號信箱,也一直回來住在老宅。他對這座大院了如指掌,說起來如數家珍,據他講,兩跨四進院落大致相仿,依次為門房、廈房、上房、花園,花園后墻是碑林,花園里花草扶蘇、池塘、假山、回廊,曲徑通幽,自成一體,也是李家晚輩們嬉戲的地方。


4.jpg

李家大院原西跨院門房


5.jpg

李家后裔李翌手繪兩跨四進院落全圖


為躲避戰亂、防范匪患開辟暗道

李鴻均居住的第三進院落內藏乾坤,它的地下有一條長30余米、可容納百余人的暗道。暗道青磚砌筑,豎井、通道、排水、排氣、耳室等一應俱全,與解放路東大街上的防空洞相比窄了許多。李鴻均說:“清末,曾祖父生意做大后時局動蕩,戰爭頻仍,西安街頭時有土匪綁票的事情發生,為躲避動蕩、防范匪患曾祖父悄悄請人挖了這條暗道,為安全起見,所挖的土不出院子,在后院堆起一座小山?!?/span>


筆者有緣親自下到暗道中,經實測,暗道入口呈長方形,寬75CM,長154CM,道口距下底7.5M,暗道寬處1.2M,窄處80CM,高約2.2M,因前院部分房屋在90年代翻建,將建筑渣土從通氣道傾倒進暗道,清理后券洞地面一磚到頂,其它部分有人為封堵,有建筑渣土封堵,只能探索20余米,耳室終不得見,但之前青磚和后來擴建的紅磚相間,見證其不同時期建筑特征,目測其建筑,清水活至今看來依然精湛。


暗道從三進偏室北墻下起,一直通向街邊門房,沿線幾個通氣道在地面上被做成形狀各異的造型不容易被外人發現。暗道建成后不久,辛亥革命爆發,革命軍攻打皇城炮聲隆隆,震動很大,李家婦孺便進入密道躲避炮聲,暗道入口當時為坡道,人進入后蓋上蓋板里邊便十分寧靜。


6.jpg

被建筑渣土封堵的密道


7.jpg

豎井深達7.5米,有臺階有踏步足見其設計精細


暗道變密道被賦予了特殊意義

有一個人不得不說——李家五爺李德馨(李德伍),早期的共產黨人,為革命事業獻出年輕的生命。李家暗道當時僅建在二進三進院落之間,由于李德馨的特殊身份,他將暗道延伸至門房藥鋪,以備不時之需。當時,安居巷口六國飯店有共產黨秘密聯絡點,東木頭市街上有國民黨西安市黨部,兩者交集險情時時發生。


一天,一個前來六國飯店接頭的地下黨被特務跟蹤,東木頭市路寬沒有遮擋,一時無法甩掉尾巴,慌忙中跑進太平巷1號李家宅院求助,簡要的說明了意圖被迅速安排躲進暗道,成功躲過跟蹤,事后老爺子關照家人:“誰也沒看見啥,啥事也沒發生過?!?/span>


李家人誰也沒有想到當初為躲避戰亂、防范匪患開辟的暗道竟能?;さ叵碌吵晌惶趺艿?,這個秘密一定要死守。然而,時局變幻,前途莫測,李家密道又有新的用途。


8.jpg


1926年西安圍城,李家生意被迫關閉,為渡難關在密道里儲存了部分糧食,由于對戰爭(時間)沒有足夠預計,糧食缺口很大,不得已規定,每天每戶輪流值守看護,其余人出去尋野菜找吃食,每戶按人口每日定量分發一次,大家共同節食度過?;?。


抗戰期間,日軍雖未攻至西安,但日本飛機對西安的狂轟濫炸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,從1937年至1945年日機轟炸西安的次數高達147次、1106架次、落彈3440枚,均居全省第一。為了躲避日機轟炸,省防空司令部沿城墻一周共建防空洞625個,洞高1.5米、寬3.1米,總長5100米,部分有條件的居民自建防空洞,李家對原密道進行擴建改造,將入口坡道改為豎井,墻面預留踏步,為便于向順城巷疏散,開始向南側開挖,但八年抗戰,民生受到重創,況挖地道資費數倍于建房,因此向南挖只開了頭便無以為繼被迫停工,只留下裸露的黃土給后人留下一個“半拉子”工程。那時,每當防空警報想起,全院老幼便會相互攙扶著魚貫進入地道內,躲過日機一次次轟炸……


60年代中期開始,由于對國際形勢的估計過于嚴重,毛澤東強調要突出備戰問題,要準備糧食和布匹,要挖防空洞,要修工事。李家地道順應了毛澤東“深挖洞、廣積糧、不稱霸”指示,有了新的用途。


暗道、密道、地道,歸去來兮,能否得到?;??

70年代初,李家枝大分叉,又往下一代進行一次分配,家中地道因較深、濕氣大被徹底封閉,出口上方擺放柜子,從此淡出人們視野。李鴻均常年在渭南工作,休假回來住了又走,直到退休后得了孫子,因嫌老宅水廁等不便,在外租房居住,地道一事塵封已久。


近日,因柏樹林地區拆遷,老宅需要整理、談判,整理間無意打開塵封近40年的地道,讓人們大為吃驚。


李家地道歷經百年,見證了三個不同的社會形態,完成了避戰亂、躲土匪、躲特務、防空等多重功能,記載了幾代人為安居樂業的付出的苦心,能夠完整的保留下來實屬幸事一件。


9.jpg

李鴻均居住的三進老宅


如今,眼前的建筑近150年,按照《西安市優秀近現代建筑?;す芾戇旆ā酚τ枰員;?,但卻面臨被拆的可能;而建筑下面的地道,作為建筑附屬物亦有百年歷史,且?;ね旰?,如果得以保留,將填補西安抗戰地道完好的歷史,同時為愛國主義教育留下實物。


長安君曰:一幢老建筑不僅代表著一定時期的文化,還擁有某個時期獨有的人文歷史背景,一個關于建筑物本身的古老故事,都深深影響著一代人,甚至幾代人的生活,是城市記憶永難磨滅的直接載體。我們希望西安近現代建筑?;ず統鞘蟹⒄沽絞植⒅?,在妥善?;び幸歡壑到ㄖ幕∩先瞇呂轄ㄖ幌嗷雜?,讓更多近現代建筑得到?;?,給西安留下歷史記憶和故事,讓城市古韻更濃。


10.jpg

一磚到頂,清水活令人贊嘆


11.jpg

精美的磚雕無以倫比


12.jpg

拆還是?;た佳櫓湊腔?/span>


13.jpg

長安君與李鴻均(左)先生


來源:西安舊事


小程序戶外活動圖片_副本.jpg